ad
当前位置: 主页 > 启明创投 > 正文

王鑫 粉丝经济没有天花板

2018-11-21 17:24:59 来源:一尘投资网 点击:
ad

王鑫说他小时候的梦想就是做个主题乐园,如今他离这个梦想越来越近。

记得有一次,王鑫参加一个创业节目,几个人一组,想办法说服投资人给自己投资。当时10个人中,9个人都说自己创业有多苦多苦。轮到他上台时,他根本哭不出来,也讲不出来,酝酿了半天,居然笑了场。后来,在王鑫的带动下,他们整个组员都很快乐地完成创业演讲。

是的,王鑫的创业是快乐。“我觉他们真的是特别有情怀,创业几年也不容易,可是我不想把自己包装成一个什么(样子)。”他说,“其实我是挺真实的(一个人)。”

如果把王鑫作为一个创业者的代表,那么,王鑫一定会告诉大家,生活很快乐,创业很快乐。他会鼓励大家在快乐的环境下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然后帮助别人影响这个世界,这就是王鑫的价值观。

就像他主题乐园的梦想一样。“我为什么梦想做个主题乐园,因为我知道我并不是一个伟人。无论是小孩还是成人,当你坐到旋转木马上,这一圈可能只有5分钟,而这5分钟能让你忘掉烦恼。就这5分钟,就是我追求快乐的核心,就够了!因为我不能让人一辈子快乐,但是这5分钟就是我能贡献的价值。”

这就是一个真实的王鑫,他用快乐来表达他的志向,《投资与理财》杂志的专访就在笑声中进行。

社会是最好的大学

在位于北京广渠门的分享时代总部,记者第一次见到王鑫,北京口音虽然不重,但是爽朗的谈吐暴露了他的籍贯。北京人创业者并不多,而王鑫又是如何走上创业之路的呢?

总的来说,王鑫的创业之路带有高尔基《我的大学》的味道,只是他比高尔基更幸运的生活在当代。自小酷爱绘画的他,三岁学画,从国画到水墨、水彩,他都学了个遍,这项技能成为他进入社会的敲门砖。跟高尔基一样,王鑫没有上过大学,而是中专毕业,毕业后也没有继续学业,而选择了社会大学,这一读就是18年。

进入社会的他,先是学的三维动画设计(3 D M A X),又学习了当时著名的网页三剑客(Dreamweaver,Fireworks,Flash三个软件)。这些技能都是将绘画搬上互联网的必备工具,这一切注定他要在互联网上开始他的美术事业了。

确实如些,王鑫依靠着多年绘画天赋,开始打拼起来。“我们给企业做形象设计,画漫画,当美编。”王鑫说。在工作之余,他跟朋友建立了第一个漫画网站:醋鱼(cuyu.com)。2002年,互联网还没有进入读图时代,门户网站才刚刚兴起。“2002年的醋鱼网是国内动漫行业知名网站,出了不少现在非常知名的漫画家。”但是,在网上画漫画不赚钱,全凭爱好,这让王鑫明白了一个道理,要生存,不能全凭爱好,还要与时代接轨。

王鑫发现游戏行业更有前途,而且游戏设计需要绘画技能。但是当时并没有游戏专业,游戏培训的学费需要4万多块。这相当于2003年北京一套房子的首付。王鑫为学费发起愁来,但是他家人给了他这笔钱,后来才知道这笔钱是瞒着他借来的。一套房子首付錢换来的培训,让王鑫进入到一个新的领域。

当年玩着任天堂游戏长大的80后开始为任天堂设计游戏了。王鑫的绘画技能很快成为他跨界游戏领域的法宝,成为程序员的宠儿。“我在程序员面前特别吃香,因为程序员做游戏,不会画画就做不出成品来。”

第一次模拟创业 搅动了游戏界

“当时我们开发一些GBA(掌机游戏),然后又组建了一个掌机工作室,也就是后来混沌星辰的前身。”王鑫说。别小看这个掌机工作室,这可是王鑫一段辉煌历史。

这个工作室是虚拟的,所有成员来自全国各地,通过QQ群交流沟通,给任天堂他们做游戏开发。“我是美术行业里做游戏开发最好的,游戏行业里画画最好的。”他笑着说。他告诉记者,“别看工作室小,我们有编辑部、市场部、开发部、宣传部,但是我们没有报酬,而加入我们的新人还有半年的审核期。”就这样一个虚拟的工作室,让王鑫笼络了一批游戏爱好者,这些爱好者后来成为混沌星辰的游戏开发工程师。

王鑫把这些游戏爱好者聚集在一起,以每个月两三款产品的速度推陈出新。“我们当时撑起了国内的掌游市场,掌机杂志、掌机网的每期内容都有我们。”很快,这个工作室在业内就小有名气了,这也算是王鑫的第一次模拟创业,但是仍然不赚钱。

现在复盘时,王鑫分析说,当初的工作室就是像现在的小米生态,大家都是游戏的粉丝,因此大家走到一起来。方便交流,我们建立了论坛,跟媒体合作,做了自己的杂志。每位粉丝各司其职,分为内容、市场、公关、论坛等不同的小团队。“这些加在一起,就是粉丝运营雏形。”

突然转型 王鑫人生的三大节点

2004年1月,为了生活,王鑫成为北京晶合时代的美工,主要工作就是为游戏行业的新闻配图。王鑫告诉记者,成为游戏行业的媒体人后,他才开始对游戏行业有了整体的认知,也开始系统化的了解游戏市场,而这是他人生的第一个重要节点。

第二年,王鑫迎来了他人生第二个关键节点,那就是他工作室的成员陆续毕业。大家要各奔东西,这个工作室就散了,要不要把大家组织起来,真正的商业化呢?这个问题让王鑫开始失眠了,这个决定会影响他的人生,也会影响伙伴们的人生,毕竟当时王鑫才24岁。

王鑫说:“当时确实非常纠结,失眠,发呆,愣神,下一步究竟如何走?”几天之后,王鑫舍不得这个工作室,决定辞职,把整个团队拉出来创业。家人再次支持了,王鑫拿着3万块钱正式创业。这就是后来在掌游行业里最出名的北京混沌星辰科技有限公司成立的背景。

这一干就是五年。正当大家认为王鑫一心扑在混沌星辰的工作上时,他迎来了他第三个人生节点。他去了中国移动,成为中国广东移动驻北京的商务总监,负责运营移动MM产品(类似手机应用商城)。

为什么做出如此突然的选择呢?王鑫解释说,开发游戏卖给游戏发行商,每年只有100多万的收入,想要再增长就很难。而且那时的SP已经上市,一款游戏就几百万,而我们是几万块一款。“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差距?”王鑫反问记者,“这就是格局、认知的不同。”

在中国移动的四年时间里,王鑫系统地了解了互联网APP的市场,完成了从掌机游戏到手游格局升级,也让他对游戏领域有了更全面的认知。王鑫告诉记者,“最重要的是我知道在整个产业链的上下游,到底是怎么样的运作方式。改变了我对行业的认知,对我格局的看法。”而且这个大平台带给他最大的优势,就是建立了强大的人脉关系。

融合、赋能、泛娱乐的王鑫一把抓

离开中国移动后,王鑫创业的打法改变了。他开始带领着分享时代,做轻型手游发行的业务,这是因为雷军说要做就做最肥的市场。而游戲行业里,开发者与游戏公司之间,游戏公司与运营商之间需要王鑫做纽带,这才有了当时现象级的小游戏“找你妹”和“割绳子”。王鑫首次尝到了产业链融合的甜头。可以说,当时做小游戏做到王鑫这个水平上,是真的可以称为成功了,因为当时所有知名的休闲游戏都在王鑫手里。“我引入游戏基本上半天搞定,还能帮助游戏厂家调节游戏计费的方式。”王鑫说。

此时的王鑫已过而立之年,他开始思考更深层次的问题:分享时代的未来。他说:“分享时代到底能具备什么,才能真的进入分享时代?游戏开发、发行只是一个生意,并不是一个事业。10多年来,从绘画到游戏行业,依靠游戏产业链谋生,未来究竟在哪呢?”

五个商学院一起上 只为谋定而后动

现在的王鑫一口气五个商学院一块上。用他的话来说,“一个一个上,跟不上时代。”他说:“这样可以同时了解多位大咖最新的研究,再进行归纳、整理。其实IP泛娱乐还是一个比较新的东西,大家都是摸着石头过河,还没有一个成熟的模式。五个商学院一起来,可以接触到更多在这一行的一线奋斗的同学们,得到最前沿的资讯。分享时代的星迷宇宙IP打造、运营模式就是这样集合众多他人的先进经验,再加上我根据如今市场行情的创新打磨而来的。”

在他办公室里有一块白板,“我们虽然已经在做实际的业务,但是我们整个的商业模式是去年5月份才确定下来。”他说,“选择做IP版权下的粉丝经济基础是我国对知识产品的保护,让知识产品产生价值。”

“赋能”,王鑫为自己的商业模式选择了这个专有名词。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超级英雄,就像他小时的主题乐园梦想。但是真的做起来也是很难的。大家都不知道这种方式怎么定价,王鑫先从二三四线城市入手,从斗地主等常规游戏开始。

“对于粉丝经济来说,明星是否为一线并不重要,重要粉丝到底在哪里?三四线城市,凤凰传奇就很好。”现在王鑫已经签约了100多位明星。而且陈赫、杜海涛、刘涛、任泉已经成为他星迷宇宙的四位核心人物。

为了更好的发展,王鑫需要融资。2015年初,王鑫找到任泉,还没开始谈,就吃了闭门羹。任泉就告诉他,他有三不投,内容不投,电影不投,游戏不投。但这没难住王鑫,他跟任泉说,我们要做的粉丝经济,为明星设计各种产品……就这样,王鑫讲了15分钟,当时任泉并没有说什么。两天之后,任泉打来电话,说:“OK!”分享时代的第一笔投资就这样搞定了,并于第二年6月挂牌新三板。

回忆签约第一个明星时,王鑫说:“与明星签约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说实话,很多人会觉得你特别牛逼,但实际上我谈了30多个明星,才签下一位。”

粉丝经济为何没有天花板?

“我平常睡觉都在四个小时。”乐观和焦虑在王鑫的身上体现出来。从最开始的两三个人创业,到现在90人的公司,王鑫的责任越来越重。这时,他开始追求向下的学问,就是老子《道德经》里所讲的利他。“江海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他说,“利他才利己。”

今年,他给公司设定了一个主题:新航海文化。因为航海文化代表探索、坚持、团结、协同,也因为分享时代正行驶在一个未知的海域,要去挖掘更大的价值潜力。

说到企业家精神,王鑫说他正在成为企业家的路上,还要不断的去学习,去精进自己。他希望能带领团队,不惧风险,乐观面对当下与未来,像加勒比海盗一样,保持自己的初心,去寻求更大的发展。

如今,王鑫正在与线下市场结合,以明星为主题的烘焙店很快就会开张迎客。另外还有体育馆、民宿、健身房、食品店、超市等都是他的商业目标,他儿时梦想的主题乐园也在其中。“IP内容的延展是无限的。”他说。人格化将改变传统流量O2O变现的模式,粉丝在传统消费的同时,需要故事沉浸感,这就是消费升级。“基于IP版权下的粉丝经济是没有天花板的,可以不断嫁接、赋能无限的行业。”

从绘画爱好到游戏行业,再到泛娱乐行业,如今做起IP知识版权下的粉丝经济。王鑫的生存诀窍是必须领先市场一到两年。他相信2018年市场会认知到知识产权明星的IP价值,到2019年,分享时代会为大量的产品进行赋能,联合品牌,包括知识产权,线上跟线下实现大融合。

------分隔线----------------------------
ad
推广信息
ad
ad
头条新闻
ad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
ad
文章推荐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