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当前位置: 主页 > 老鹰基金 > 正文

鸢飞戾天鱼跃于渊 寻100位月捐人

2020-04-29 12:40:20 来源:一尘投资网 点击:

  “早6点东北野战军护鸟基地出发,同行志愿者:锦绣人生,7点在(辽宁)本溪县温泉寺太子河大桥下行300米左右河北岸巡护。过程中捡拾一只死亡灰喜鹊,现场勘察结果为中毒死亡,死亡时间超过两个月,深埋无害化处理。

  …… 在青石岭水电站对坝下冰钓爱好者进行了普法劝离,因为他们在这一区域冰钓极度影响了中华秋沙鸭的栖息。下午4点返回基地结束一天巡护活动。

  …… 全天巡护行程270公里,发放张贴野保宣传单100多份,悬挂野保宣传条幅2条。加油费255元由我自己出,感谢一起出队行动的志愿者,你们辛苦了。”

  这是“东北野战军”和辽宁本溪野保协作中心的负责人胖哥3月10日在志愿者群里发布巡护记录中的一小段。

  这一天,他们去了中华秋沙鸭的越冬地,看见了濒危的中华秋沙鸭,“非常幸运(能看见中华秋沙鸭)。每年这个时候都是投毒案的高发期。前两年,这批中华秋沙鸭还有20多只,现在每年回到(辽宁)本溪越冬都会少几只。”在当地志愿者每天巡护下,回到越冬地的中华秋沙鸭一般都能活下来。

  他在2010年的时候开始正式参与野生动物保护,到现在快十年的时间,成立了东北野战军和辽宁本溪野保协作中心,发展了400多名志愿者,救助的鸟儿超过5万只,参与配合相关部门打击非法盗猎行动300多次。

  经历多年的护鸟生涯,个人投入30多万元,妻子孙萍卖首饰支持、数次面临危险。胖哥对护鸟的激情,早已化作一份深沉的爱,不再冲动,不再热血,剩下的,唯有坚持。

  而今天(成文日期为4月4号)救的雕鸮,翅膀因为陈旧伤断裂,身体瘦弱,想要再飞行是不可能了,只能尽最大的努力保住性命。

  看着嫂子孙萍发的雕鸮视频,那个长长的毛绒耳朵在风里颤动着,金黄色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镜头,然后又直直地看着我,那一刻我深刻地感受到,它和我是一样的生命。

  我开始怀念起小时候看到的老鹰,那个已经逝去的童年,曾经因为这样的猛禽而变得美好,这份美好会在我觉得人生艰难的时候支撑我,而胖哥的出现,让这份美好增添了一丝悲壮和荒凉。

  如果我的家乡也有一位像胖哥这样的人,那些老鹰会不会一直都在,我的弟弟妹妹也能看到它们,像爷爷告诫我那样,我也能告诉他们这些老鹰会抓小鸡,甚至可以告诉他们更多关于大自然的奥秘。

  在我看来,胖哥救鸟护鸟那么多年,他们守护的不仅仅是鸟,也是大自然的美,更是我们的童年和家乡的记忆,他守护的,也是我们之所以为人的那颗核。

  救助基地运行一年的费用最少得10万,所以当得知胖哥因为缺少行动资金而陷入烦恼,没办法专心巡护救鸟的时候,我想着自己能通过写他们的行动播报,筹集至少十分之一(即1万元)的资金减轻他们的负担。

  今年格外困难。胖哥的支付宝因为护鸟还有贷款,而基地的巡护费用都没有着落。去年因为有基金会的项目资助,所以胖哥他们没有为行动资金愁白头,但今年项目已经结束了,而护鸟行动不能停止,特别是迁徙季节,少巡护一天,就不知道有多少鸟儿因为毒饵和鸟网死去。

  自3月14号发动寻找100位月捐人的计划以来,有15位月捐人加入我们(成文日期为4月4日,截至4月12日已有24位),我也特地跟嫂子孙萍做了个小访谈。以下是她的原话:

  其实行动什么的,这些苦我们都能吃,但是这个资金确实太短缺了,因为没有钱,你什么事儿都干不了,就像我们每天出去,你说你没有这个油钱,你想出去也出不去,车加水它不走,它必须得加油。

  因为他们捐赠20块钱,我今天加20块钱油,我能出去挺多。就像救那个长尾林鸮,别人打电话说有长尾林鸮需要救助。你不去它就得等死,但我去车子就要加油,然后这些药品、注射器等等,就是这些简单的东西,我都得用钱来买。

  有了资金我就能为挽救它的生命增加50%的希望,虽然说那只长尾林鸮没救活,但是我们尽力了。

  就像我们一起放飞的那些鸟儿,别人看到的视频,只是你把那个笼门儿打开了,把它放归自然了,它自由了。

  实际上,我们打击鸟市得多方面沟通,先到林业局沟通,然后跟当地派出所沟通。然后我们才能一同去市场进行打击,因为我们没有执法权,我们只是配合森林公安。

  救回来的鸟,能飞的放飞了,不能飞的我们就带回救助站。但不能放飞的占80%以上,因为这些鸟儿都是关在小笼子里养的。

  长期的人为饲养,它的羽毛就容易缺损。鸟儿身上的羽毛少一根都会影响它的生存,它飞行的平衡能力都跟那个野外的鸟儿是不一样的。

  羽毛缺少,它的飞行能力减弱,很容易就被猛兽抓到吃掉。所以说这些鸟救回来之后,要花时间喂养它们,让它们在大笼里边儿把那个羽毛全都长出来了。

  放飞不是为了让它自由,是为了让它能活下来。不只是简简单单的就让它飞出去就算了,我们是让它飞出去之后有野外生存的能力。

  就是有这些月捐人的钱,你每个月一个人就是20块钱50块钱,十个人也那就是200块钱,500块钱,有可能将来能发展100个人,虽然不一定能实现,但这是我的愿望啊,那我们那每个月出去的油费就不用去担忧了。

  哪里有鸟儿需要救助,我们就不用去考虑那个油费,我马上就可以动身,去把它取回来救助。

  现在谁打电话说哪有人抓鸟的,我们就希望马上动身飞过去,找那个森林公安一起,把鸟网拆了,给他做普法教育,让他以后再不抓鸟儿了。

  但现实情况是,我们接到电话说哪有鸟网,我第一时间先考虑的是车里还有没有油了,我还有没有这个能力去加油了。

  每一个月捐伙伴加入,我都从心里开心极了,不是能捐多少钱的事,而是了解我们的人加入这个群体,就是认可我们做的事,这样是给我们最大的鼓励。

  我们做野保这么多年也有很多人骂我们,说我们多管闲事,盗猎份子也会报复我们,我们已经习惯了,当我们真正的把鸟救下来从我们手里放飞的时候,那种感觉语言表达不出来,这就是我们坚持这么多年的原因。

  为持续支持志愿者的野保行动,我们计划征集100位月捐伙伴,每月捐赠20元、50元、100元或任意金额,进入护鸟微信群,胖哥会每天进行播报和定期公开款项去向。

  截至4月12日已有24人成为我们的月捐伙伴,诚邀您加入。可以选择在联劝项目里进行月捐:

  在谈起成为月捐人的机缘时,我们的月捐人之一小老虎吕丙寅小老虎引用了自然之友梁从诫老先生的话:“真心实意,身体力行,行动带来改变。”

  后来有一天,老鹰不见了。我不知道它们是离开了我的家乡,还是被人伤害了,那时候还小,没想过它们的消失意味着什么。

  成为月捐人之后,或希望以每月微信群发红包的形式支持胖哥,或有任何对项目的疑问,欢迎添加三兒的微信咨询和进群,群内将每天更新护鸟进展。

------分隔线----------------------------
ad
推广信息
ad
ad
头条新闻
ad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
ad
文章推荐
ad